独自一人到离家不远的田地里刨洋芋 克什米尔暴力事件 指责违停被人围殴

女子被拐20年终回家 当过童养媳做过洗碗工-搜狐新闻 在志愿者帮助下,王宗仙第三次返回云南见亲人。   这是仙儿第三次回云南,和前两次相比,这一次,她心里踏实了许多……   虽然照片中的母亲和弟弟都变了模样,但至少家还是原来的家!   仙儿的故事要从20多年前说起:那是一个朦胧的早晨,家境贫困的她,被母亲从被窝里拉起,背上竹背篓,独自一人到离家不远的田地里刨洋芋。“仙儿,走啦,你妈让我来喊你,带你赶场(赶集或赶街)去!”喊她的女子是隔壁邻居,时常到她家玩。没有一点怀疑,仙儿背上不满半篓的洋芋,跟着女子走了。途中,女子给她吃了一颗美味花生糖。那时的她,过年都不一定能吃上颗花生糖。吃了糖,恍惚中她被带上一辆客车,等醒来她却已在火车上了……   骗   吃了邻居给的糖昏睡过去   等醒过来已在火车上   仙儿,自记事起大家都这么叫她,但如今已有20多年没人这么叫她了。   回忆起以前,仙儿说,记不清具体年份,只知道是20多年前了,大概是3月的一天早晨,正好是赶场的日子。她一大早被母亲叫起来到地里刨洋芋。活干到一半,隔离邻居一个阿姨来喊她,说是托母亲和大姐嘱咐,喊她去乡里赶场。   听到赶场,仙儿快速将镰刀收好,背着背篓就跟着对方走了。途中,邻居阿姨给了她一颗花生糖,还拿出一套绿格子衣服让她换上。   穿着过年都难得穿的崭新衣服,嘴里吃着美味花生糖,仙儿当时觉得“那是多么幸运的一天”。可正是那一天,却将她带向人生的噩梦。仙儿说,她记得邻居阿姨将她换下的旧衣服,塞进河边一个石头缝里,随后带着她上了一辆大客车,她上车后昏昏欲睡,等醒来已在火车上了。   卖   再不听话我杀了你妈和弟弟   两次被拐卖做了“童养媳”   火车上,仙儿一直晕车,狂吐不止,严重影响到了旁边的旅客。在别人厌恶的神色中,邻居阿姨又喂了她一颗白色药片。吃了药后,她再次陷入沉睡。   再次醒来,仙儿已被带下火车,身边还多了个男子。男子是邻居阿姨的丈夫,也是她家常客。仙儿说,不知是药物作用还是别的原因,当时经常头晕脑涨。   “我们给你找个婆家吧!”一天,邻居阿姨跟她说。   仙儿说,她刚记事时父亲死于一场矿难,母亲带着姐姐弟弟和她两次改嫁。继父家也有两个孩子,家庭贫困,因此,她没上过学。所以当邻居阿姨跟她说,要帮她找婆家成亲时,她不仅不知道自己几岁,也不懂婆家和成亲是什么意思,只是傻傻地跟着对方。直到两人将她领进一户人家,并让她叫一名中年男子继父时,她不乐意了。她悲愤不已,打死都不叫。因此,她搅乱了对方计划,再次被带上火车离开那里,离开前她得知那个地方是四川省峨眉山市。   几天辗转,他们到了河南。   “你要是再不听话,再胡闹,我就回去杀了你妈妈和你弟弟。”邻居叔叔终于露出凶狠面目。   就这样,仙儿被带进一户人家,这家人看上去比较和善,家里还有几个小孩,加上被威胁,她不敢反抗,留在这户人家里。后来才知道,她被留在这家当了“童养媳”。   逃   生活9年后她变为“人妻”   生了儿子后成功逃出来   在这户人家生活9年后,她有了新身份,从原来的王宗仙变成“汪宗仙”,从一个懵懂的少女变成了“人妻”,生下了一个男孩。   也正因她生下了孩子,大她十几岁的“丈夫”及“家人”不像从前那般严加看管,但也不准她离家。直到儿子3岁,她提出要随“丈夫”外出打工后,“家人”才允许她到较近亲戚家打工。   利用这个机会,她终于成功逃了出来。   不知跑了多少天,辗转多少趟车,她来到浙江义乌。其实,她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城市,只知道应该离“家”很远了。她可以找份工作,打听回家的路了。   由于没有身份证,她只能到一些小餐馆做洗碗工。虽很辛苦,但她很满足,一边工作一边为寻家之旅攒钱。勤快的她几次跳槽,工资从最初的1000元变成1500元,最后到了家大餐馆,每月能挣2000元。   寻   在餐馆打工遇到现任丈夫   两回云南寻亲失望而归   也正是在这家大餐馆,她遇到了现在的丈夫张郑。两人确立关系后,张郑带着她回老家安徽结了婚。   婚后,她生下大女儿后,两人去到南京打工,随后又有了二女儿和三女儿。有了新家庭,还有了孩子,生活过得不错,但是,仙儿心中始终还有块空缺:找不到家,自己始终像个无根的人一样。   丈夫知道她心里的缺失。3年前,张郑带着她第一次踏上回云南寻家的路。   对于家的记忆,仙儿只记得云南和新田乡两个地名,还有一个特征就是家乡种洋芋。张郑带着她来到昆明后,一边四处打听一边上网查询,根据“新田乡”和“洋芋”两个关键词,他们找到了东川区新田乡。看着陌生的地方,仙儿很失望。   夫妻两人回昆又到处打听。新田小学、新田村,只要有关“新田”的地方,他们都一一去寻。找了半个多月,看着身上的钱所剩无几,夫妻两人失望而归。   3年前的无功而返,并未让仙儿和丈夫失去信心。加上大女儿已快到上学年龄,仙儿没户籍,女儿无法落户,去年10月底,夫妻两人再次来到云南。那次,仙儿已想起母亲和弟弟的名字。但仅凭两个人名和一个不知道是否正确的地名,要找到家人如同大海捞针。   夫妻两人再次失望而归。   见   求助宝贝回家找到家人   仙儿昨晚与家人相见   两次寻家无果后,仙儿有些泄气。但很快他们便迎来转折,一天晚上,张郑看到央视《等着我》节目后,抱着试试看心态,上网求助宝贝回家网。网上登记的第二天,就有宝贝回家网志愿者接受了寻亲任务,并和仙儿进行了沟通。   “母亲叫杨新娥(音),姐姐王宗秀(音)、弟弟叫王宗向(音)、自己叫王宗仙(音)……”由于仙儿不识字,这些名字只能音译出来。   经重庆和昭通的志愿者帮助,终于找到线索:在昭通市威信县确实有一个地方叫新田村。并和威信县罗布乡新田村村长取得联系,找到了王宗向的联系方式。王宗向说,她姐姐20多年前确实失踪了,至今未找到。   终于,仙儿和弟弟取得联系,并互发照片确认,可当看到母亲的照片时,仙儿疑惑了,母亲的变化让她吃惊,她甚至从照片中找不到一点母亲当年的影子,当年母亲白白胖胖的,现在的却很瘦小很黑。但当看到弟弟给她发的家里照片时,她第一时间就认了出来。这是一栋在半山腰的房子,旁边都是庄稼地……   2月14日,在张郑陪同下,仙儿第三次踏上回昆的火车,16日8时40分抵昆。昨天一大早,夫妻两人坐上回威信的车。   “对!对!这就是我家了,还是原来的样子!”经过了十几个小时颠簸,昨日23时,仙儿回到了记忆中的老家。仙儿的母亲准备了丰盛晚餐,一直等仙儿回家吃饭。23时30分,一家人终于吃上了团圆饭。仙儿说,目前虽然还未做DNA鉴定,但他们已确定了身份。她希望通过DNA鉴定,尽快把户口落上。   春城晚报 记者 何瑾 文 翟剑 摄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