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寻求这两派的政策共识 刘涛登杂志双封面 贵州毕节山体垮塌

“鸽派”主导美联储政策方向 美股行情中心:独家提供全美股行业板块、盘前盘后、ETF、权证实时行情   随着美国就业市场复苏逐步靠近美联储预期的充分就业水平,美联储内部关于何时启动下次加息的辩论也愈加激烈。在上周结束的9月货币政策例会上,三位美联储官员对维持利率不变的政策决议投了反对票,凸显美联储内部对加息时机的分歧。但连续六次会议维持利率不变的事实,也进一步说明“鸽派”阵营已主导美联储加息政策方向。   维护物价稳定和促进充分就业,是美联储的两大政策目标,美联储官员的政策分歧也集中在对未来通胀和就业市场前景的看法上。以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和塔鲁洛为代表的“鸽派”官员认为,虽然目前4.9%的失业率已接近美联储预计的充分就业水平,但其他就业指标显示美国就业市场仍然存在进一步改善的空间。他们强调,必须看到美国通胀持续回升的迹象,才会支持进一步加息。   以堪萨斯城联邦储备银行行长乔治和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威廉斯为代表的“鹰派”官员则认为,美国就业市场已基本达到充分就业水平,失业率进一步下降会推升薪资涨幅和整体通胀水平。如果不尽早加息,将存在通胀飙升的风险。他们担心美联储最终可能被迫快速大幅加息来抑制通胀,这将导致金融环境大幅收紧超出预期,并可能导致美国经济再次陷入衰退。   美联储主席耶伦对两派观点都表达了部分认同,努力寻求这两派的政策共识。在上周的新闻发布会上,耶伦一方面承认货币政策传导效果的滞后性,强调美联储加息决策应具有前瞻性,警告太晚加息会带来通胀风险;另一方面,她指出,过去几十年美国通胀形成机制发生了变化,现在就业市场改善转化为通胀压力的程度没有以前那么大,美国通胀预期长期保持稳定,但过去几年美国通胀率持续低于2%的目标也需要引起关注。耶伦认为,这种谨慎加息的方式符合当前美联储面临的超低利率政策环境。   从美联储的联邦基金利率预测来看,美联储官员也逐渐认识到,美国温和的经济增长和持续低迷的通胀水平,使得美联储只能以更加缓慢的节奏加息。去年12月,美联储曾预计2016年将加息四次;今年3月时,美联储将2016年加息预期减少至两次;9月,美联储预计今年只有一次加息。同时,美联储不断下调对2017年和2018年的加息幅度的预期,说明美联储在加息节奏方面正变得日益谨慎。   从美联储上周释放的政策信号来看,美联储很可能会在今年12月再次进行加息,与去年12月启动的首次加息相隔整整一年,足见美联储加息节奏之缓慢。展望2017年,美联储地方储备银行行长投票权的变化,将令美联储的整体政策倾向变得更加“鸽派”,有利于耶伦继续执行缓慢的加息策略。   美联储制定货币政策的决策机构是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由位于华盛顿的7位美联储理事(目前有2位空缺)和5位地方联邦储备银行行长构成。其中,美联储理事和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拥有永久投票权,其他11位联邦储备银行行长按照既定规则每年有四位获得投票权。   根据美联储的日程安排,堪萨斯城联邦储备银行行长乔治、克利夫兰联邦储备银行行长梅斯特尔、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行长罗森格伦等主张尽早加息的“鹰派”官员明年将失去投票权,取而代之的是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埃文斯、费城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哈克、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卡普兰和明尼阿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卡什卡里。   其中,埃文斯的政策立场向来超级“鸽派”,其他三位更加接近中间派的立场,这意味着“鹰派”阵营对美联储决策的影响力将进一步下降,“鸽派”阵营将继续主导美联储政策方向。(高攀) 责任编辑:帅可聪相关的主题文章: